当前位置: 首页> 资讯> 媒体报道
英国硬脱欧,难;亚太新土豪,多
2017-06-14   前往原文

新世界,众生相,大家都不太好过。

梅姨在提前大选中意外的丢掉了议会绝对多数席位。在那么一瞬间,这位被寄予厚望的“新铁娘子”信誉扫地,威严全无。原定的“硬脱欧”路线也受到了多方质疑。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的助手更是用一条社交媒体发言火上浇油:“卡梅伦为了自己的政治目的,搞砸了脱欧公投;梅也是为了自己的政治目的,搞砸了脱欧谈判。”

在即将来到的对欧盟谈判中,英国的未来显得尴尬而迷茫。

受英国脱欧和地区安全局势影响,在波士顿咨询集团在发布的最新报告显示,亚太地区的私人财富总额将在2017年底历史上首次超越西欧地区。

该报告指出,西欧地区私人家庭财富去年增长了3.2%,达到40.5万亿美元,是所有地区中增速最慢的一个,而亚太地区则增长了9.5%,达到38.4万亿美元。预计到2017年底,受英国脱欧进程的推进的影响,亚太地区私人财富总额将达到42.3亿美元,反超西欧地区的41.9万亿美元。

反观中国,近几年的市场环境变化很大,预计到2017年底,中国私人可投资资产可达到人民币162.3万亿元,赶超西欧觉大多数国家。福布斯中国主编指出,中国中高端富裕人群的财富的增长速度高于中国国民平均财富的增长速度,出现了“强者愈强”现象:从2012年的748万人到2015年的1116万人,以每年超过百万人的数量递增。2017年中国的中高端富裕人群将达到1400万。

赶超这件事本身值得开心,但新兴的“土豪”们却没有那么兴奋。中高端人群的投资心理和投资轨迹随着宏观市场的变化均发生这相应的变化。汇市承压,楼市随着政策收紧风光不再,金融监管收紧股市震荡不断,一系列因素使得中高端富裕人群资产配置越发分散多元,同样这也无形中增加着他们的风险成本。

无论是地域经济,还是资产安全,平稳、安全和可持续成了全球各方最迫切的需求。从目前中国的金融监管政策来看,金融体系的过度繁荣,从而产生了一个地产的繁荣。去杠杆的第一步是把金融市场举债的工具约束住,简单说就是把钱从地产里挤出来。第二步是压缩银行的资产扩张的速度,MPA考核不是随便说说的。这样双管齐下,市场上到底还有没有钱,有多少钱,成了土豪们关心的点:是继续大资产配置,去海外避险,还是现金为王?

去年亚太地区的投资者是全球离岸资产管理的最大资金来源,为2.9万亿美元,其次是西欧的2.6万亿美元。BCG表示,离岸资产管理将仍然是资产管理行业的重要增长途经。投资者通过离岸资产管理,寻求规避包括政治不稳定和货币走弱等在内的不安定因素。这么说并不意味这国内市场就没有机会,未来的中长期债券、一带一路下的中国制造,包括金融机构的转型变革,都是新的增长点和投资方向。

至于繁荣再次到来的期限,用那么一句话来结束这个话题吧:你认为目前是最艰难的时刻,但在未来,这或许是最美好的回忆。